图书馆里的清洁工 少林寺里的扫地僧

人们可以自由买卖生命时间,你支持么?

今天看了奇葩说第7季第14期节目,辩题是「人们可以自由买卖生命时间,你支持么?」。这道题很有意思,我觉得是这一季奇葩说目前为止最好的一道题。

正方,选择支持。一辩说的理由是我们可以给自己的至亲至爱买时间,或者卖我们的时间换钱给他们看病。这一点也打动了这一期的嘉宾蔡明老师,她后来举了个例子一个得癌症的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时间,每天都拍视频给自己和自己的小孩,视频中母亲的头发越来越少,脸色越来越憔悴,所以在这种场合下,她非常希望能够有这项技术,可以给这个母亲买点时间。但是反方马上反驳了,说到时候比你失去家人更难受的是你买不起时间来救家人,他们认为生命时间可以交易的话,一定是只有富人买得起,穷人买不起。这个理由很strong,但是正方三辩后来给了反驳。

正方二辩讲了自己的一个例子,17岁的时候吃不起饭,去餐馆最便宜的一碗面16元,自己只有10块钱,只能跟老板说香菇肉丝面不要肉只给十块钱。其实这个例子的本质是,人生有的时候钱真的很重要。这个观点怎么说,就有点让人心疼,但是不够说服人。反方二辩就讲的很好,他说如果时间和金钱可以互相转换,那么没有人再会去仰望星空,没有人去旅行,没有人去做那些看起来没那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这些事情都好像是在浪费钱,人生会失去很多可能。这让我想起了一首歌,程璧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虚度时光应该是人生的自由,低头看鱼,和落日一起浪费,散步一直消磨到星光漫天。如果时间和金钱画上等号,我们这些虚度时光就仿佛丢掉的金钱,失去了它的纯真和美好。

正方三辩颜如晶是实力比较强的,首先说人生资源调配,年轻的时候可以卖时间换钱,去体验更多,穷人的小孩没有更好的世界体验不是因为没时间,而是因为没钱,老了可以花钱买时间。第二点就是说目前花钱买时间的事情事实上已经在发生,比如老板让员工加班就是花钱买员工的时间,我们点外卖也是在买外卖小哥的时间。第三点,她举了自由派经济学家史蒂文·兰兹伯格讲的一个例子,史蒂文·兰兹伯格曾说,现在世界上有一个东西,放进去稻米就会出来轿车,这个东西不是魔术,叫国际贸易,国际贸易建立在自由市场的基础上,她认为自由市场的存在保证了公平。她说的比较好,获得了薛教授的赞同。

我其实本人也是很喜欢自由派经济学家的,前一阵子还把微信头像换成了哈耶克。薛兆丰本人其实是研究反垄断法的,他也是自由派的拥趸。自由派经济学家其实是非常反对「反垄断法」,他们认为在自由市场环境下不存在真正的垄断,一个商品只要存在暴利,在市场是自由的情况下,就一定会存在新的力量去生产这种商品,增加市场供给,来平衡利润。即使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比如石油煤矿,老品牌已经垄断,但是市场却不能供应更多,但是对新能源消费的出现(比如核能,电动汽车等)还是会把它的价格打下来。所以只要市场是自由的,就不存在真正的垄断,市场准入条件才是真正的垄断。所以颜如晶举这个例子想说明自由市场会保护每个人,市场会形成公允的定价。

但其实这里我是不认同颜如晶的,因为时间不是一个可大量生产的商品,它也不像石油和煤炭一样用核能或者其他方式取代,如果有中间商赚差价,囤积了大量时间,但是市场上并没有新的玩家进场来重建供求平衡,那么就无法产生公允的价格,所以自由市场的理论在这里不适用,市场确实是自由的,但是时间你却无法生产。同时她所举得年轻时要钱,老了再换时间的说法我也不同意,通货膨胀这么严重,年轻时卖掉的时间老了得涨价多少倍了。不知道薛兆丰教授是怎么会被她说服的……

反方三辩陈铭大魔王打的就更好了,他首先让我们界定市场的边界,举了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的一本书叫做《金钱不能买什么?》,金钱不能买诺贝尔奖,不能买奥斯卡奖,如果金钱能够买奥斯卡奖就会损害奥斯卡奖的信誉,这个奖就没有意义了。所以,金钱无法买到超越性的精神需求。市场的边界就是钱应该用来买物,用来买物质欲望。定义了市场的边界,然后再来判定时间处在哪个位置,然后陈铭说出了全场赞叹的话,「时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最后的公平」,还重复了一遍,场上掌声响起,二排席瑞在不停的说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其实这句话在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畅销书《人类简史》当中就已经火了,这本书在豆瓣Top250中排第20,但是遗憾的是,正方似乎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陈铭用这句话几乎击溃了正方。

最终结果也是没什么悬念,反方赢了。思考了一下,我认为正方还是有得辩的,我自己想到两个点他们没有说出来。

第一个点比较阴暗,就是生命的意义是否一致。我们皆向往人人生而平等,但是司马迁曾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尼尔·波兹曼于1985年写下了惊为天人的《娱乐至死》,在后工业时代,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可以取代大部分人的工作的时候,那么大部分人人生的使命就变成了娱乐,娱乐至死就好。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头号玩家》中不就营造出了这么一个世界,虚拟现实技术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人人都活在一个叫做「绿洲」的游戏里,世界的发展和进步只是少数精英的事情了。所以,把时间留给爱因斯坦,乔布斯吧,我们这些芸芸大众,人生在世不过一场游戏,早结束晚结束又有什么区别呢?啊,这个观点好黑暗,估计会得罪大部分观众,我自己也不喜欢,但是我感觉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第二个点就是关于自由,即人是否拥有对自己身体的处置权。我记得陈铭曾经有一场和詹青云的巅峰对决,其中他举了一个例子,世界上顶级的医学家,有抽烟的有不抽烟的,他们都知道抽烟有害健康,但是选择不同,有人愿意牺牲掉几分钟的生命去换来一丝丝抽烟带来的欢愉,这是一个个人的价值选择,是一个人的自由。那么为什么卖掉一点点生命时间换来一丝欢愉就不是自由了呢。

西方法律学界有个争论,关于应不应该强制开车系安全带。因为传统意义上的自由,就是在不危害别人的情况下做自己的事,你可以禁止酒驾,禁止超速,因为这都可能增加交通事故概率,但是是否系安全带,只是在出交通事故的时候保护你,但是并不影响出交通事故的概率。如果有的人就是愿意为了那一点舒适而承受一些风险,这就像抽烟一样是一个个人选择,而不应该强制,这种强制叫做「家长式立法」。黑人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教授认为奥巴马是史上最糟糕的总统,因为他一厢情愿的进行了多项家长式立法,比如奥巴马医改法案,奥巴马认为很多家庭没有买医保是因为没有钱,所以政府出钱为大家买医保,但是索维尔教授说把这些钱给到这些家庭,他们并不一定会去买医保,政府是在挥霍纳税人的钱,给大家买医保还不如直接减税。另外社会上黑人单亲家庭的小孩教育水平比较低,所以政府加大了对单亲母亲的资助,但是越资助越造就了更多的单亲家庭,导致目前黑人小孩的平均受教育水平反而不如从前,所以社会有其自己的运行机制,「家长式立法」不见得事件好事,恰恰相反,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由善良的意愿铺就。

扯远了,关于自由这个点正方没有打出来我感觉很可惜,因为如果以为你好为理由,不允许出卖生命时间换取金钱,那么抽烟、喝酒、极限运动,等等这些对身体健康有害但是你却感到很快乐的事情通通都应该被禁止。

这道题引申出很多思考还有很多,确实是道不错的脑洞题。最后,我还是一个坚定的反方,因为我怕吾皇万岁万万岁。